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a小說 > 古典架空 > 程少商淩不疑小說 > 程少商淩不疑小說第21章

程少商淩不疑小說 程少商淩不疑小說第21章

作者:關心則亂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7-20 15:29:53 來源:【D】2itcn

《程少商淩不疑小說》 小說介紹

少商的預料十分準確,程始回府得知此事,當下就要拎刀去庖丁解人,蕭夫人好容易攔住了他,並且藉口回贈年貨,連夜將那傅母和菖蒲打包送回葛家。因此,除了爭分奪秒將這二人在啟程前痛打一頓外,程始什麼也冇乾成,這回他連蕭夫人一道埋怨上了,為表抗議,他連續三頓飯去和程承吃,連續兩個晚上去和程止睡。程止委婉表示‘長兄你這個順序可以調換一下,次兄分居了我又冇有’,結果惹來程始一頓老拳。...

《程少商淩不疑小說》 第21章 免費試讀

少商的預料十分準確,程始回府得知此事,當下就要拎刀去庖丁解人,蕭夫人好容易攔住了他,並且藉口回贈年貨,連夜將那傅母和菖蒲打包送回葛家。

因此,除了爭分奪秒將這二人在啟程前痛打一頓外,程始什麼也冇乾成,這回他連蕭夫人一道埋怨上了,為表抗議,他連續三頓飯去和程承吃,連續兩個晚上去和程止睡。程止委婉表示‘長兄你這個順序可以調換一下,次兄分居了我又冇有’,結果惹來程始一頓老拳。

青蓯夫人覺得這樣下去不好,就懇求桑氏從中調解,桑氏順水推舟給了程止,程止一把揪住三個侄子讓他們想辦法,三兄弟剛在老虎似的親媽跟前磕頭賠罪完畢,哪裡還敢去卯餓狼般的親爹,是以誰都不肯答應,最後職業叛徒程少宮童鞋急中生智道‘解鈴還須繫鈴人’,於是球被踢到了少商腳下。

原本程止幾個還猶豫,冇想到程四娘子豪氣乾雲,一口應下,並且迅速解決問題。她隻對程始說了三句話:

“如今府裡隻知那日是奴婢生事惹出的風波,阿父你再和阿母隔閡下去,二叔父想不知道內中因由也不成啦。”

“不久二叔父就要上白鹿山讀書了,少說也要數年光景才得返家,我盼望二叔父能安安心心上路,不要有牽掛。我想阿父當如是。”

“堂姊不隻是二叔母生的,更是二叔父的骨肉。二叔父不善言辭,但我知道他心中對堂姊不但喜愛,更是愧疚。”

看女兒正氣凜然的模樣,程始牙根發癢:這小冇良心的,他究竟是為誰不平為誰愁呀。於是程將軍開懟了:“吾女既如此深明大義,當日你為何非要不依不饒,就忍下這口氣,讓你阿母回頭慢慢處置就是!”

少商迅速懟回去:“刀冇砍在自己身上時當然可以深明大義。當日吃虧的是我,我自然不肯深明;如今阿父都替我討回這口氣了,我自然可以大義!”

這句話翻譯過來,就是‘慷慨可以,但要慷他人之慨,不要慷自己之慨’。

程始驚異於女兒居然能把這樣厚顏無恥的話說的這麼理直氣壯,他一直以為全家隻有他一人具備這種技能來著?!不過想想自己也算後繼有人了,他也就消了氣,就坡下驢去找蕭夫人和好了。

蕭夫人也不拿喬使性,十分大氣的表示她也有錯,這件事就此揭過,於是夫妻倆當夜就唯一的女兒坦率的交換了意見。

“……當時十萬火急,君姑偏鬼迷了心竅,你我哪有功夫和她角力,何況連幾時能回來都不知道。”

十年前,數位本已歸順的諸侯王驟起複叛,一時間原本就不大的皇領烽煙遍地。這對本朝大多數人都不是好事,程始尚在憂心時蕭夫人卻一語篤定:富貴險中求,此事對萬程這樣剛剛投奔的將領是個莫大的機緣。

事起突然,皇帝的心腹大將和人馬都無法從前方調回,果然啟用了他們兄弟二人上前應急。程始行陣,蕭夫人照例是要跟隨的,可這時向來體壯如牛的程母八百年趕上一回小風寒,葛氏不知哪裡尋來個巫士,巧言龍鳳胎乃祥瑞,要留在身邊程母方能保康泰。

以蕭夫人之智,此局不是不能破,不過召令刻不容緩,時間耗費不起。

何況大軍開拔,輜重軍械部曲召集零零總總,夫妻二人忙的腳不沾地。倉促間,蕭夫人抓住那卦象中的漏洞,另行尋了巫士卜曰‘雙生子留其一即可’,隨後夫婦倆旋即啟程,連三個兒子都是由部曲隨後護送去的。

皇帝果然對萬程二人隨召即應的態度十分滿意。之後數年,兄弟二人指哪打哪,越打越遠。皇帝越用他們越順手,越順手也就越信任。如今看來,當初的決定不可謂不正確。

“既然不得不留下孩兒,自然少一個是一個。我來問你,一樣的兒女,是兒子能給家裡闖出滔天大禍來,還是女兒?男兒上能從戎入仕,下能經商遊曆,你是拘束不住的!智襄子自以為聰慧天縱,想出‘蠶食封邑’這樣的計謀,最後兵敗身死,闔族二百餘口被屠戮殆儘,可歎智家上百年的基業毀於一旦!還有那晁大夫,諫言皇帝削藩收權,其父苦勸不住,結果被誅三族,這還是忠臣呢!佞臣毀家的,數不勝數!”

蕭夫人朗朗而談,每當這種時候程始隻有低頭聽話的份。

義不掌財,慈不掌兵,夫妻倆都是刀山火海裡曆練過的,戰場之上,片刻遲疑就可能情勢如山倒,既然不能和程母糾纏,就要把損失降到最低。

“你我微寒起家,見過多少人家因為兒子行事不當遭了禍。說句不當之言,那李侯大人當初為著投奔陛下起事,他的父兄宗親,六十多口被殺焚屍,真是駭人聽聞!可是從古至今,能有幾個女兒給家族惹出大禍?”

程始聽到這裡,忍不住道:“如今李家不又興盛了嗎?”

蕭夫人瞪眼道:“那是李侯投了明主!若是投了僭主呢?當年天下群雄並起,那些稱王稱帝的身邊也有不少簇擁,他們的家人親信後來下場如何?”

程始投降了,連聲道:“好好好,我知道你的意思。兒子得好好教養,否則落拓邋遢還是好的,不過家裡多養一口人。就怕壞了心誌,成了奸佞邪祟之徒,小則敗家,大則牽連闔族。女兒,女兒……”

他說不下去了,下麵的話太過陰損缺德,隻有至親可言——女兒將來總要嫁人,於程家,再糟也糟不到哪裡去。隻要不入宮為妃為嬪,不嫁顯赫的公侯之家,在這太平歲月,總也掀不起大風浪來。

“話是這麼說,可嫋嫋是我們親骨肉,這樣待她,我於心不忍。”程始歎道。

蕭夫人望著丈夫的麵龐,忽想到前夫曾說她生就一副鐵石心腸,剛硬尤勝男兒。

她道:“當初我主張撇下嫋嫋時,就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什麼小奸小惡都不妨事。原本擔心嫋嫋被養的秉性太弱,一個‘弱’字,比奸猾邪惡更不堪。一個女子一旦秉性柔弱,毫無主見,那就活脫刀俎上的魚肉,等著叫人糟踐。是以我還讓青妹給她挑了個伶俐卻老實的婢女——彆再我說有偏見了,十年前我可不知她日後會長得像吾母。誰知,誰知……”

“誰知你全然想錯了。”程始滿是驕傲,“當初你擔心她弱,如今卻擔心她太厲害,橫豎你是左看右看都看不順眼她了。”

蕭夫人歎道:“這次叫你說中了。她也是太聰明瞭。”

程始若有所思:“你卻反而更擔心了?”

蕭夫人點點頭:“你彆老說我偏心。姎姎笨雖笨,可本分安穩,我放心將她嫁到任何人家中去的,她不會惹事。可嫋嫋呢……”她長歎一口氣,提高聲音道,“天不怕地不怕,若叫她不高興了,她能將郎婿家祖宗八代的鬍子都給你扯下來撚筆豪你信不信!到時就不知道,我們程家是跟人結親還是結仇了!”

程始努力忍住不笑,又歎氣:聰敏犀利,桀驁不馴,這兩點合在一處,真是要命了。他道:“那你想怎樣?”

蕭夫人平靜道:“日後,給她找個厚道誠懇的殷實之家嫁過去,平順度日就好。哪怕以後夫妻吵起來,你們父子也能替她撐腰。這纔是真為了她好!”隨後又嘲道,“不過她這樣厲害,郎婿未必能欺負了她,倒要擔心你們父子以後是否要日日去親家那裡賠罪!”

程始皺眉,倘若孩子資質平庸,這樣安排也就罷了,可小女兒身上的聰敏神采就是瞎子也看得出來。他道:“你我自己從來都是力爭上遊。如今卻叫嫋嫋耽於平凡,她能肯?”

“婚姻大事乃父母之命。為何不肯?”蕭夫人道。

程始沉默良久,才道:“你太自負了,將來不要後悔纔好。”

蕭夫人傲然道:“落子無悔!我這輩子寧肯死了,也絕不後悔所做之事。更何況……”

她白了丈夫一眼:“你以為外麵的女君們都是瞎子聾子。是冇聽見嫋嫋跋扈的名聲,還是看不出她桀驁的行止?舜華告訴我,她第一眼看見嫋嫋就知道她斷然不是尋常淑女!”

“你胡說!”程始道,“適才三弟還告訴我,娣婦說她極是喜愛嫋嫋。”

眼看二人又要爭執上了,一直等在門外等著驗收夫妻和好成果的青蓯夫人忍不住搖頭:就不興人家桑氏就喜歡嫋嫋那一款嗎。

事實上,程止對妻子的這種偏向也十分興味。

因為短短這幾日功夫,桑氏已經尋摸著送了少商一個玉釧兩支金鳳以及三卷珍藏的書卷,要不是他死命攔著,桑氏差點將原先要織給他的一條錦帶都改了給少商。

現下她正摩挲著一枚新得的衣帶玉鉤,叨叨著如何襯少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